专题专栏
经济运行
转型升级
产业投资
数字经济
行业管理
企业培育
队伍建设
企业减负
企业社会责任建设
绍兴春运
首页
 > 专题专栏 > 绍兴春运
春运进化史

发布日期: 2020- 08- 26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 市经信局(市中小企业局) 字号:[ ]


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这个一年一度的大团圆节日将各家各户血缘亲近的人在开春时节聚在一起,而节前数十天的春运旅途,就是亲情即将达到最浓之时的预热。

回家是最好的礼物

从前车马慢,外乡人打工回家过年路途要花上几个月;90年代火车普及开来,回家的路缩短到数十个小时;而今天,日行千里已经不在话下。

有越来越多的交通方式可供选择

运输速度也越来越快

春运不仅见证了千年不变的“团圆”概念,也是中国交通的快速发展的生动缩影。

记忆中的绿皮火车

虽然春运是近现代词汇,但广义上的春运伴随着春节产生而出现。据中国最早的释义词典 《尔雅》“岁名”条解释,“年”一直到周代才称为“年”,形成现代春节雏形,因此推断古代的“春运”也就应该从这时出现。

    由于交通限制,古代人民面临“回家难”的问题,历朝统治者也注意到这点,把修路作为重点建设项目。

殷商时期的考古中便发现了大量车马坑,秦代交通建设突飞猛进形成了四通八达的道路网,隋唐时期交通有了进一步的大发展,这些奠定了陆路交通在古代春运中的主导地位。


王公贵族“春运”可以坐马车

普通人基本上就就只能靠两条腿走了

每逢春节人口大流动时分,统治者也会像现代一样动用一切运力以保证节日运输。此时,官办、商办、民营三类交通体系皆要收费,客运和物流费用会比平时更贵。如在唐代,商业运输设有一个全国统一价,还有最高和最低限价,里程速度都有详细的规定。

不过我们熟知的现代春运还要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

1954年时,国家铁道部首次明确了“春运”概念,认为春运时间为春节前后一个月。当年的春运日均客流量73万人次,春节旅客输送办公室开始昼夜值班。

“以服务为宗旨,待旅客如亲人”这一服务理念也是在铁道部时期提出的,此口号一直沿用至今

此后春运客流量只增不减,并随着1978改革开放后农民进城务工政策的放开而急剧上升:到1979年的春节期间,已经有1亿人次乘火车了。

    震惊于这种逐年上升的“人口大迁移”规模,1980年1月11日,现代意义上的“春运”第一次出现在官媒《人民日报》上,并在此后被国内媒体大量使用。


此后的候车大厅基本上就是越来越满了

显然,加快交通建设工作、缓解春节期间的客流压力要被摆到日程上来。

1983年,根据中央政府规划,春运作为“全国性、大交通春运”,旅客运输工作应“由……铁路、道路、水路、航空分工协作,全社会支持。”这就意味着,从这一年开始,春运不再光由铁路承担,道路、水路、航空都加入了春运支持的大军。

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春运的最后一段是靠大巴车来完成的

然而铁路依旧是多数民众归家返乡的首选方式,因而春运是否能圆满成功,重点要看铁路长不长、火车快不快。

可惜1978年时,全国铁路营业里程仅5.17万公里,旅客列车运行时速只有43公里,运力实在是有限。

这种旅客列车,就是已经淡出这代人记忆的绿皮火车。

1979年在京包铁路上运行的21型客车(左)

火车离汽车很近,速度也差不多

绿皮火车是在中国客车空调化和中国铁路大提速之前中国旅客列车的标准外形,它有着草原绿色外表,涂装配黄条色带,没有集中供电空调装置的车底。典型的绿皮火车有22型客车、22B型客车、25B型客车,其中22型系列客车生产量最大也最具代表性。

绿皮车有一个显著的特征

——能打开车窗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绿色火车都叫绿皮火车,现在一些新的车型也会被涂成绿色。

    从今天来看,绿皮车设计存在缺陷,运量小且速度慢。但对上一辈人来说,能够乘上慢拥挤缓慢的绿皮车踏上返乡的春运路,哪怕门太挤、从窗户翻进去、在运货车皮里挤挤,也是无比珍贵的回忆。

不怕没车,只怕没票

1996年时,全国客运量达到了16.2亿人次;1997年全国客流量截至3月10日春运结束已经达到17.4亿。与此同时,民众对绿皮车票价与运输速度不匹配的抱怨声也不绝于耳。

对此,绿皮车表示压力很大,提速势在必行。

1997年4月1日,我国开启第一次提速,随后的十年间共完成了六次提速。在此期间,绿皮火车被逐渐淘汰,白色相间的“红皮车”以及随后的“蓝皮车”渐渐成为人民的“千里坐骑”。

25G型红皮车进入北京西客站

而2007年的第六次提速,则开启了我国铁路既有线路向高速铁路迈进的步伐。

2007年4月18日,中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在全世界的瞩目下亮相,这次提速,时速200公里及以上动车组的大量开行是最大亮点,京广、京沪、京哈、胶济线部分段时速甚至能达到250公里。以北京到福州为例,提速前需要近34个小时,提速后只需要19个多小时,旅行时间压缩近一半,但车票价格不变。

2007年开通动车组的部分线路

但让回家路途变得更短的,还是之后不久的高铁时代。

2009年12月26日,一列国产时速350公里,名为“和谐号”的高速列车从新建的长沙南站呼啸南下,开往羊城广州;2018年2月1日,C2003次“复兴号”列车驶出北京南站,开启了“复兴号”列车参与春运的旅程,为数十个城市的经行地人民提供了又一种便捷……

现在都已经有智能型“复兴号”啦

在“和谐号”和“复兴号”的陪伴中,2019年,我们看到京张高铁、昌赣高铁、成贵高铁等数十条新线建成投入运营。

新线迎接春运

截至2019年年底,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3.9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铁3.5万公里。显然,高铁时代已经全面到来。

但年年春运旅客量只增不减,每年仍有很多人抢不到票。于是,在技术加持下,乘客的出行体验也更加宜人。   

2011年,为了解决实地买票难的问题,铁路部门新增电话购票和网络购票方式,提高了民众购票效率。随后的几年,各种购票APP相继火了起来,购票、退票、改签在线即可完成。另外,乘车服务也更加智能化,换取纸质车票检票进站的繁琐流程在逐渐退出舞台,刷脸闸机的出现再次刷新了乘车体验。

电子客票时代到来,不必取票

报销凭证和购票信息单,如有需要请自取

虽然高铁已连接四方,春节回家的路已经变得更快更高效,但铁路并非回家的唯一方式,毕竟“天上飞的”多数情况下比“地上跑的”更快。

2019年时,我国航道网络进一步完善,民航运输机场已有229个,服务覆盖全国 88.5%的地市、76.5%的县。随着人们消费观的转变和经济水平提高,春运期间选择航空的消费者越来越多。2018年,春运民航发送旅客6700万人次,比2017年同期增长14%,在铁路空三大运输部门中增幅最大。 

从“路途漫漫回家路”到“说走就走小时达”,春运之路折射出了中国交通事业的巨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